克勞斯費舍爾(K. P. Fischer)著的《德國反猶史》引言說:

        「本書的道德觀點不同於18世紀啟蒙運動所提出的價值觀念,它的信念是理智、自由、尊嚴、寬恕,建立讓人民安居樂業的政府,以及本著科學的人道主義精神追求真理。同時在基督教和康德哲學的基礎上,我們必須認識到『曲木不成材』。人類有史料記載的五千年歷史表明,人類的本性是醜惡的,永遠不要對人類能達到完美的境地抱有幻想。18世紀大多數的思想家都知道這個道理。大多數人在精神灌輸、金錢賄賂和女色利誘之下都會為幾乎任何罪行甚至種族滅絕助上一臂之力。罪惡是歷史中真實存在的,它既非只屬於我們遠古的傳統,也非不受社會的限制。罪惡毋寧說是道德上的裂痕,它產生於人類扭曲的本能和墮落的欲望:『它蹲伏在我們內心良知的深處,無時不滲出對上帝的仇恨和對死亡的熱愛。將我們和虛無聯繫在一起的就是那不赦的罪惡。』」

        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在《啟蒙的冒險》中也說:

        「假如我的出發點是,人是一件絕妙的結構不合理的產品,或者說是一根彎曲的木頭,倘若想把它扳直的話,那它就會被折斷。」

        我注意到克勞斯費舍爾所謂的「曲木不成材」,是來自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概念,同樣的,德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君特格拉斯說的「人是一根彎曲的木頭」也來自康德。中國話叫做「人非聖賢,誰能無過」,其實何止是「過」,人基本是罪惡的,無法扳直,罪惡時時刻刻「蹲伏在我們內心良知的深處」,不知何時會跑出來。

        面對這樣的人性,該怎麼做?君特格拉斯採取懷疑論者的態度。

        我認為必須承認「人是一根彎曲的木頭」,不僅對自己警醒,也對他人,尤其是對政治人物更加警醒。沒有完美的自己,也沒有完美的政治人物。他們由於擁有權力,是最容易腐化的一群。凡是對政治人物予以縱容的支持者,都會助長社會的亂象。

──黃哲真 20107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