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子一個月前脫離嬰兒的澡盆,終於長大到可以跟我一起沖澡了。

        剛開始他看見蓮蓬頭噴出水來十分好奇,乖乖的坐著,動也不動,安靜的仔細觀察。第二天就不安分了,吵著要拿蓮蓬頭,他想一展身手。

  隔天,他的姊姊被昨天浴室的歡笑聲所吸引,也要求參加共浴。

  於是,兩小一大就混在一起。小子最霸道,一旦搶到發球權即不放手,我告訴他噴自己,不可儘往地上噴水,他哪如此好說的,一會兒即淘氣的對準姊姊身上亂噴。我只好叫他噴姊的身體的安全部分,「噴姊的屁股」、「噴背部」、「噴腳腳」、「噴肚子」...,「不准噴頭」,小子居然噴得很凖。

  小傢伙才一歲八個月,除了幾個字外,可以說不會說話。我統計一下,他大約會說這幾個字:「媽媽」(對他太重要了,是最早學會的字)、「狗狗」(僅次於媽媽最喜歡的動物,任何地方碰到狗,不管是家狗、野狗,都要去摸,甚至把他的小手放到狗嘴裡)、「姊姊」(他唯一可以欺負的人)、「不要」(一面說還一面搖頭,拒絕得很決然)、「我要吃」(吃是非常大事,看到別人的東西口水直流,弄得父母常常尷尬不已,何況是他的食物?)、「鳥鳥」(摸狗以外,在草地上追鳥鳥是他最快樂的遊戲之一)、「阿嬤」(祖母常說不知他何時會說話,意思是喊她阿嬤,終於會說阿嬤時,祖母樂翻天)、「姥姥」(阿嬤都會喊了,小子懂得公平對待,連外祖母的北京叫法姥姥都會說)。我這個陪他玩的老爸,他稱為媽媽(說他媽是抑揚頓挫,叫我媽媽則是平庸無奇的發音,爸媽的差別如此)。別以為不會說就不會聽,他懂得可多呢,從噴姊姊照口令噴,可知他會聽不會說。

  噴完姊姊,他意有未盡,槍口開始轉向,朝老爸過來。我能躲嗎?我隨即滿臉的溫水,頭髮像瀑布,他大樂,更不願放手。有時他誰也不噴,槍口朝空中,浴室像下雨一般,他小嘴巴笑得更大聲。

姊姊開始不平了,她也要玩,不願老是當靶。小子兩眼充滿侵略的神色,隔一陣就朝姊姊頭上噴,姊姊抗議又抗議,我只好當仲裁者,否則會被批「不公平」。於是下令噴水頭換人,小子耍賴不依,拼死拼活抓住不放,又哭又叫,還用牙齒咬人堅決抗拒,最後好不容易換人了。這次輪到姊姊一面喊「噴肚子」、「噴屁股」、「噴腳」、「噴脖子」,一面朝小子那部位噴去,小子漸漸哭聲小多了。小美女學弟弟,一個冷不防噴到他頭上,小子滿頭髮的水流到臉上,顧不得哭喊了,忙往我懷裡鑽,企圖躲過如潮的水流。他風度很不錯,沒有對姊姊表示不滿。當溫水取代鹹鹹的淚水時,他笑嘻嘻的。但姊姊的攻擊繼續不斷,他只好趕快找毛巾解圍,擦掉眼中的水就舒服多了。

姊姊逗完弟弟,也間歇向我進攻,我同樣滿頭滿臉的水,姊姊偷笑,小子看到有人跟他一樣一起受難,也喀喀笑。接下來,小子不耐煩了,他又要玩,他永遠想占優先,類似的戲碼又演一遍,輪到姊姊猛拭去臉上的水,她一遍又一遍的抹臉。隔一陣又輪到姊姊。不變的是,我永遠是他們的目標,我眼睛睜不開又要大聲陪笑。浴室中不斷傳出笑聲,直到他們媽媽大吼「洗澡怎麼洗那麼久!」大家才匆匆地認真抹肥皂。

  說到肥皂,小子沒幾天就不太情願給人抹了,原因是他要自由──自由的玩肥皂。可是這東西滑溜溜的,他老抓不住。又不知肥皂泡沫刺人,還用手擦眼睛,馬上痛得大哭。眼淚未乾,他又在地上抓肥皂了。我看了又好氣又好笑,不讓他玩,哭得更大聲;幫他忙,他反而更生氣,一副尊嚴受損的樣子。

看他抓肥皂的樣子,活像一個多月前去玩抓泥鰍的情景。那天我們到農場玩,參觀過蝴蝶園,又去看山羊,他飼養了山羊以後,最後一個節目是抓泥鰍。小池塘的水很淺,完全沒有危險性,本來我牽著他的手在週邊戲水,可是他猛然一蹲將尿片弄濕了,一不做二不休,乾脆開放,讓他大顯身手。小子有膽無能,泥鰍一撈就溜走,不管怎樣鍥而不舍,都是溜而再溜。小姊姊則是有能沒膽,明明可以抓得到,卻說害怕不敢抓,小女生已會展現女性的嬌羞。

幾個大人也進去湊熱鬧,但一點都不稀奇。大家禁不住看剛脫離嬰兒的小子穿著全濕的尿片抓泥鰍,這才有看頭。整個池塘就屬小子最可愛,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他光著上身、穿紙尿褲、大踏步找泥鰍,旁邊的大人都笑呵呵的暗中關心著,他一趟一趟的找,抓不到泥鰍並不懊惱。

我低頭一下,小子又表現奮勇抓泥鰍的精神,百折不撓,此刻大找特找肥皂,一樣不到黃河心不死。最後姊姊過來幫忙,兩人合力才捉緊了肥皂。看姊弟倆滿足又燦爛的笑臉,浴室好像他們的天堂。

  再幾天,小子仔細觀察我的動作後,每到洗澡時刻,他會輕快的走進浴室,自動將疊好的麵包椅搬開,一張爸爸的,一張姊姊的,他坐最小的一張。厲害的是,爸爸和姊姊的椅子一樣大但顏色不同,他知道淺綠色是爸爸的,粉紅色是姊姊用的,他不會分錯位置。分好椅子,他即要求拿蓮蓬頭,我看他小腦袋這樣精明,一直想笑,就同意讓他高興的玩水。

由於太陽能熱水器必須將水管的冷水流出後才有熱水可用,我習慣將冷水先用來沖洗廁所,免得浪費。小子也學會了,首先沖廁所,然後稍微噴了一下自己,就開始不老實了。水隨他的目光四周亂流。他這種習慣是在南門公園養成的。

台南南門公園有一個獨冠全台的甕牆城門古蹟,旁邊是碑林,也有一個兒童遊樂場,最棒的是有一片整理得平整優美的大草坪。會這樣漂亮,因有專人勤於保養維護,尤其每天傍晚草坪會自動灑水。當十幾道水龍頭噴出水柱來,以漂亮的弧度灑向四方,十分吸引人。小子在遊戲場看到洒水時,一定驚呼連連,馬上從蹺蹺板上滑下來,奔向草坪。一路上有的小孩會跟他一起去。不久幾個小孩圍著噴水團團轉,較頑皮的會蹲下來控制噴水方向,小子年紀太小不知如何閃避,經常被噴得渾身溼透。他也學大孩子玩這遊戲,卻將噴他水小孩的祖母噴得逃避不及,頑皮的小孩與狼狽不堪的祖母,這個畫面我永遠記得。本來祖母剛跟我道歉的,現在變成我要賠她不是,雙方一噴還一噴,「一笑泯恩仇」。

小子以為浴室跟草坪差不多,同樣的將噴頭亂轉。不久浴室的垃圾桶首先遭殃了,被灌滿水,垃圾載沉載浮。衛生紙逃不過,遇水疲軟的癱在一邊。大毛巾無復乾爽,濕了一大片,難以擦乾身體。但是小子合不攏嘴,笑得如此天真或如此邪惡,就讓他胡鬧吧。至少姊姊沒有加入戰局,否則後果更難以設想。

  我跟孩子在那個充滿水氣的小空間笑得如此開懷、如此無拘無束,好像生活在樂園中。傾聽小孩的自然節奏,我覺得他們的笑聲即是天使的聲音。

──黃哲真 200483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塗鴉
  • 所以兒子十二歲半了?
    還能這樣與老爸玩? 哈哈, I doubt it.
  • 兒子小六了
    快跟我一樣高了
    早不跟老爸洗澡了

    James 於 2015/06/03 16:08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10年前的事了
    看這段
    想來你也是好懷念啊
    浴室裡爽朗的笑聲
    真是動人
  • 十年一下子過去
    小孩長高了
    不再那樣幼稚
    還好我記錄下當時純真的樣兒
    現在覺得像夢一般

    James 於 2015/06/07 09:07 回覆

  • ㄚ麥
  • 浴室的笑聲是家庭溫馨幸福的象徵
    經過這麼多年在回想還是絕得甜蜜
  • 還好當年記下來
    小子今年要上國中了
    沒當年那樣皮了

    James 於 2015/07/03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