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讀了基辛格(台灣翻為季辛吉)著的「論中國」,覺得西方人了解中國到這精彩的程度,令人佩服。其中談到北京與台灣的關係:

       一年前與尼克松(台灣翻為尼克森)會談時,毛澤東未對台灣問題進行任何實質性的討論。如今,為去除一切威脅因素,他明確地把台灣問題與整個中美關係脫鉤:「美國與我們的關係應和我們與台灣的關係分開來處理。」毛澤東認為,美國應同日本一樣,「與台灣斷交」(但仍保持非正式的社會和經濟聯繫),「然後我們兩個國家就可以解決外交關係問題了」。但談及北京與台灣的關係時,毛澤東警告道:「關係相當複雜,我看沒辦法和平解決。」他隨即轉轉問外交部長姬鵬飛:「你認為能嗎?」在與在場的其他中國人進一步交談後,毛澤東說明了他的主要論點──並不存在任何時間壓力:

       毛澤東:他們是一幫反革命分子,怎麼會跟我們合作?依我看我們可以暫時不管台灣,等一百年以後再說。世界上的事情不需要如此匆忙。有什麼必要這麼急呢?不也就是個千把萬人口的一個島嘛。

   周恩來:現在人口是一千六百萬。

。。。

       用毛澤東典型的矛盾論來解說,這裡有兩個同樣重要的主要論點:第一,北京不會斷了自己對台用武的後路──其實還預期有朝一日必須用武;但第二,起碼就目前來說,毛澤東把這個日子往後推,他甚至還說願意等上一百年。

。。。

        1995年7月初,當危機勢頭正勁時,我率美中協會( AmericaChina Society,美國兩黨前涉華高官組成的團體)代表團訪問北京,74日,我們會見了副總理錢其琛和駐美大使李道豫。錢其琛闡明了中方的立場──主權不容討價還價:

       基辛格博士,您肯定知道,中國非常重視中美關係,儘管我們不時有爭吵。我們希望看到中美關係恢復正常,有所改善。但美國政府應該清楚這一點:我們在台灣問題上沒有迴旋空間。我們絕不會放棄在台灣問題上的原則立場。

。。。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信號來自江澤民。在各方唇槍舌劍之中,我問江澤民,毛澤東說過台灣問題可等上100年,現在是否還算數。不行,江澤民回答。我問江澤民為什麼不行,江澤民回答說:「毛主席這個話是23年前說的,現在只剩77年了。」

 

James讀後感:

一、等一百年再說是1973年說的

毛澤東說:「依我看我們可以暫時不管台灣,等一百年以後再說。」是1973年說的。大陸政權仍然非常尊重毛的說法,所以1995年江澤民說:「毛主席這個話是23年前說的,現在只剩77年了。」這表示中共願意等,他們重視中美關係,只要台灣不獨,等中共國力上來了,再解決台灣問題不遲。

二、台灣想獨,但做不到

台灣在這一百年之間,只要不獨,中共不會動武。事實上,台灣與大陸分隔已超過一百一十年,中間只有四年時間與大陸統一,又發生二二八事件,國民黨的統治不得人心,年輕一代幾乎認為大陸與台灣是兩個國家,但有識之士知道獨立會帶來毀滅,島內正面臨分歧狀態。不管怎樣,不獨,中共不會動手。

三、剩下五、六十年怎麼辦?

台灣要怎樣面對?不可諱言,急獨即是急統,這是李扁執政二十年不敢獨的原因。可是不統一,百年後仍然面臨抉擇。前者速死,後者緩死。離1973年,現在剩下五、六十年的期間,台灣人要先問台灣是否是中國的一部分,答案為是,只好承認國力不如人的後果。但這段期間,台灣能做的是深化民主,設法影響中國不民主的狀況。其他的妄想,例如台獨,靠美國保護,進入聯合國等,都無法改變中國收回台灣的決心。五十年不算短,日本統治台灣也是五十年,結果日本投降了。所以兩岸繼續比賽制度,搞不好共產黨先崩潰,大陸改變專制,如果能達成中國的民主化,統一又何妨。

──James 2015/10/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