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學校老師,是看不慣近年來學生作文程度低落,才出來「拯救」小朋友。

        我沒有老師的資格,因此只能去教自創的「私塾」,我借社區活動中心來上課。這樣做可以天馬行空,將我認為最棒的東西教給學生。

      所謂棒,到底教什麼?除了作文的方法,我還教:蘇格拉底、孫子兵法的故事、孔子、梁山伯與祝英台、「文學死了嗎」、李敖、高行健、南島語族、邏輯、人類學、成語故事、舊金山點滴、鳳凰木來自非洲、鳥會數東西嗎?‧‧‧等。可以說亂七八糟,也可以說五花八門,凡是能引起學生興趣的,吸引他們求知慾望的,我都願嘗試。

        教了以後,發現有的學生太虛假,例如談下雪、楓葉、在海裡逗弄水中的小魚小蝦等。我就批評:「寫你們熟悉的東西,沒見過的事只能泛泛而談,寫不出真的感覺。文章一旦失去真誠,就會失色。」學生都承認真的沒看過下雪、也沒見過楓葉,我趁機說,下雪時天空像下雨一般黑黑的,並不很冷,雪花很小,輕飄飄的慢慢落下,我在美國見過。不久,也能分辨新鮮的雪跟老雪很不一樣。我說曾在北京見過真的楓葉,紅得很有味道,台灣的紅色落葉並不是楓葉。我又說台灣的水域,不管海中或淡水,小魚小蝦都很怕人,不可能讓人碰到,牠們逃命都來不及。聽說夏威夷有處海域下去,人與魚可以共舞,台灣絕對不行。對人來說逗弄魚蝦是遊戲,對魚蝦則是生命攸關。學生專心的聽著,教室很安靜。

        有一個學生有次上課跟我說,她媽看了講義,說這個老師幾乎什麼都教,教材很廣。

        這才是老師,沒有分數的壓力,沒有教育部的規定,沒有教材的限制,讓學生知道知識像海洋,有趣的事多得數不完。

――James 2008/10/1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