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同學吵架,若有一方覺得受到委屈,會哭喪著臉,或者加上鼻泗縱橫的向老師告狀:「某某同學給我打。」這時老師感到既好氣又好笑,反問:「到底你打人家,還是人家打你?」這時同學可能哭得更厲害,覺得不勝難過,怎麼老師會這樣說,趕快氣急敗壞的聲明:「是他給我打。」老師只好找對方來求証,該罵的罵,該罰的罰,然後上課時再機會教育一番,說:「台語『他給我打』的意思是人家打你,但國語這樣說就變成我打人家。以後向老師報告要說『人家打我』。」即使這樣叮嚀,說慣台語的同學以後毛病還是照犯。

以前曾經一段時間在學校說「媽媽的話」要被處以罰錢,似乎國語才是正宗,台語只是小媳婦,上不了檯面。講慣了方言說起國語常難以字正腔圓,或像上述鬧笑話卻不自知。有時看到不痛快的事,想大罵一聲「幹你娘」,以紓解胸中一股惡氣,但那個時代一想起不能說粗話,何況說的又是台語粗話,更是罪加一等,只好硬生生的勉強改口為「他媽的」,而後者似乎沒有前者那樣順暢有力。進入八十年代台語慢慢翻身,時代變得讓人幾乎不敢相信,因為說「媽媽的話」變成顯學,而且連國語也地方化了。於是有人時興說「無三小路用」(即沒什麼用)、「頭殼壞去」(頭腦壞了,昏瞶糊塗之意)、「別人囝仔死不完」(別人家孩子死不完,即自私到極點,不管別人死活)、「三不五時」(偶爾之意)...等。這些說法以前怎未想到,竟然可以將「國語」說得如此充滿鄉土氣息,假如當時我們用這種方式說國語,不知道老師罰不罰?慢慢的,我注意到國語的腔調已經地方化了,連內容也逐漸為「方言國語」所侵透。

九十年代我來到美國,發現方言國語何止台灣為然,廣東人早這樣做了,他們不僅說廣東國語,而且將英文翻成粵語再寫成漢字,因此在舊金山看報紙,尤其廣告常看得滿頭霧水,以下舉些實例:

一、華埠柏文

華埠沒問題大家都懂,但什麼是柏文?任你才高八斗,不見得能猜得出來。柏文原來是指APARTMENT,公寓也。廣東人將APARTMENT去掉A,變成PARTMENTPARTMENT再唸成廣東音,即成為柏文了。因此華埠柏文的意思是,在華埠有公寓要出租。也許有人會問:既然中文已有公寓,為何要說柏文?我想公寓是意譯,柏文是音譯,這兩個詞都非中國所故有,就好像計程車與的士都從外語翻過來,但老廣對音譯似乎特別偏好。

二、花園姻親

這詞如同華埠柏文,也是看不懂一半的廣告用語。所謂姻親是IN-LAWS之意,IN-LAWS不太容易翻譯,它是FATHER-IN-LAWMOTHER-IN-LAWSON-IN-LAWDAUGHHTER-IN-LAWBROTHER-IN-LAWSISTER-IN-LAW等,但一般特指前兩者。中文若說他們是「姻親」真有點見外,我們習慣稱為岳父、公公、岳母、婆婆。不管如何,廣告出租房子到底與姻親何干?

原因是舊金山的住宅一般是二層樓,底下一樓當車庫,二樓才是住家。美國成年的子女獨立慣了,較少與父母同住,但人總是人,子女不可能完全棄年老或生病的父母而不顧。因此為了方便子女照顧父母,法律特別允許,例外的同意在一樓的車庫間可以加蓋一個套房,讓父母能夠居住。這種安排也顧慮到雙方的隱私權,子女與父母並不住同一層樓。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所謂父母不單指男方的父母。因此如果是女方父母,對男方而言他們是他的IN-LAWS;反過來,如果是丈夫的父母,對太太來說他們也是她的IN-LAWS。這種加建的房間就叫做IN-LAWS BASEMENT,簡稱為IN-LAWS

IN-LAWS的原始意義是為滿足孝道,特別給公公婆婆、岳父岳母住的房間,但對中國人來說,美式房子太奢侈了,偌大的車庫可以停兩部汽車,何不「充分利用」?因此即使不準備給「姻親」住,中國人寧願少一個車位,也要設法多搭出一個房間。這種違建如果自己不住,則出租給人,一切都是精打細算的。在細算中,這種廣告出租「姻親」,即無異承認自己有間不合法的房子,但老美官員會看中文報紙嗎?所以有這種廣告出現。

最後,為何又叫花園姻親?事實是美式別墅型房子(SINGLE  HOUSE)都有後院,即中國的花園。既然「姻親」在一樓,自然離花園最近了,所以花園姻親即指有花園的姻親。這個「花園」有誇張之嫌,因為不說一般也有。

三、聘請企檯

企檯是廣東話的站桌,即站在桌子旁邊的人,也就是餐廳站在桌邊服務客人的人。在台灣叫服務生、侍者或小妹。除了站在桌邊,也要滿屋滿堂的跑,所以從前稱為跑堂,至於店小二則是古代的叫法了。

四、誠徵抓碼

抓碼也是廣東話,指廚師的助手,負責切菜選料等的工作,大概廚師煮菜以前,「抓碼」須先把菜「抓」好、準備好吧。

五、燕梳小費

餐廳急請學生兼職送外賣,廣告稱須自備車輛,並號稱「燕梳小費好」。何謂燕梳,則頗費思量了,若不請教老廣,還不知是指保險而言,燕梳是INSURANCE的廣東話,但ANCE的音被省略了。因此燕梳小費好是餐廳自誇:本餐廳的員工有保險的保障,客人給的小費多多,所以是很好的工作,要應徵的趕快來。

六、鬼

此外,我發現老廣罵人也很有特色,老廣叫黑人為「黑鬼」,白人簡稱「鬼」或「白鬼」,真有歧視的味道,老讓我想起「日本鬼子」、「洋鬼子」等既恨又怕又帶有輕蔑的字眼,但深一層想,明明是你來到人家的國度,不是人家打到你家,還叫「廟公」為鬼,這種想法是否有阿Q之嫌?

罵人的話最敏感了,久而久之對方會聽得懂,在舊金山若認為黑人好欺負,不煩大聲叫黑鬼看看。聽說多年前有些老廣為防萬一,改口為「醬油雞」或「黑炭頭」。現在則又恢復舊習慣仍叫黑鬼,不過聲音小多了。

每當我聽到廣東式國語或看到廣東式漢字,雖然大部分「莫宰羊」(台語,不知道之意),但我相信廣東人一定倍覺親切。另一方面,這種國語也特具異國的風味。或許衛道之士會厭惡,生恐國語被汙染了,問題是國語何嘗「純正」過,任何語言都一直與其他語言融合,也一直在進化中,因此只有時間能決定優勝劣敗。難說「小媳婦」永遠只能是個醜小鴨。

──黃哲真(本文原載於台灣時報19949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塗鴉
  • 哈哈, 精采.
    許多我是看得懂的, 雖然廣東話聽不懂.
    但是姻親花園及燕梳卻沒見過.
  • 我是看多了舊金山的廣東話報紙
    有感而發的

    James 於 2016/06/15 09:04 回覆

  • green
  • 文字遊戲~~精彩
  • 台灣強調本土化
    將台語像粵語一般使用
    會使得中國人溝通困難
    文化台獨也是困難重重
    甚至是死路一條


    James 於 2016/06/19 03:35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廣東話差很大
    我自己台語
    有些老用法也搞不定了
    不想那個了
  • 廣東話我也不懂
    我知道台語擴充了國語的語彙
    但太本土會使中國人溝通發生困難

    James 於 2016/06/21 04:08 回覆

  • 訪客
  • 開在太用對而是出一當孩年中個重問物在,大和。

    翻﹂譯~是◎一門﹍藝術,♀好的♂翻譯◎能﹋讓人〇跨○過﹉語☆言的○隔閡☆,使○人〇心意♀相◎通□
    華﹍頓數﹍位~翻譯☉社: www.77260932.com.tw/
    LINE線◎上客服﹋ID: t77260932
  • Aussieglish
  • 孫文, 孫大炮曾有意思把廣東話當國語!
    國語一詞可能是來自日本軍國主義的話, 然後逆輸入!
    不過, 這是老酥偶的推測而已, 沒做學術研究或找史料證明!
  • 政治力量想影響文化力量
    有時候真要看自己的實力
    台語或廣東話都只是地方語言
    文字上難以安排
    至於國語可能受日本影響
    很有可能

    James 於 2016/07/29 08:57 回覆

  • Aussieglish
  • 呵呵呵! 台語 (河洛話) 根據研究, 可能是唐朝的官話! 客語可能是漢朝的官話! 廣東話和客語, 台語很近. 所以也是古代 "正式" 的語言! 您 jump into conclusion 把它列為地方語言. 莫非您很喜歡 "留辮子" "穿旗袍" ?
  • 台語是晉朝的語言
    唐朝太後面了
    晉人退到晉江這是證明
    以後中國語言大變化
    晉語成為地方語言
    這跟我是否喜歡留辮子穿旗袍何干?

    James 於 2016/07/30 01:34 回覆

  • Aussieglish
  • 孫文的口號: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本身就是一種種族歧視的言論!您的題目廣東國語,或是 ”顯學“ 的言論,本身也是一種歧視的字眼!就好像小時候,在學校講 “方言”,要被罰 “榮譽卡” 一樣!

    老酥偶已提了,您也同意了。國語一詞可能來自日本 “軍國” 主義!軍國主義者,不僅歧視外國人,本國的良心反對
    聲音,全部壓制!

    老酥偶 “留辮子” “穿旗袍” 都打了引號!意識就是要喚醒您對歷史的認知,還有民族和國家的不同!一個國家可以有不同民族組成。既是如此,就要互相尊重!不要一下子就地方不地方的!

    BTW,您上頭提的 “以後中國語言大變化”,錯了!那時是晉唐時期,沒有中國!中國是 1911 年以後的事!
  • 照你說不能說台灣國語了
    否則就不尊重台灣了
    日本創造國語
    不見得完全是軍國主義
    也創造經濟這個詞
    中國照你說是1911年後才有的
    不見得吧

    James 於 2016/08/01 16:29 回覆

  • Aussieglish
  • 像您上頭答 “green” 的話,更是荒謬!什麼講台語就是文化台獨,亂七八糟!那乾脆唐詩不要教好了!

    最能正確讀出唐詩平上去入, 陰陽八音的是台語!文化台獨?????
  • 事實上沒有台語
    是閩南話
    練習唐詩
    閩南語是一種方式
    押韻更好
    國語或普通話一樣可以學

    James 於 2016/08/01 16:32 回覆

  • Aussieglish
  • 您的回答避重就輕,不敢正面回答老酥偶的挑戰!

    也罷!您就繼續宣揚您的 “留辮子” “穿旗袍” 理論吧!反正台灣(或稱中華民國)是個言論自由的國家!不過,您又說中華民國已滅亡。您住台灣,上次建議您投奔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您又不願意!算了,這矛盾您自己去解決!^_^
  • 現實是中華民國已亡
    台灣國未建
    台灣仍是中國的一部分

    James 於 2016/08/04 08:45 回覆

  • Aussieglish
  • 您的現實和老酥偶的現實差很多! 但沒關係, once again 台灣是言論自由的國家!

    您的中國可不是喔! 老酥偶的言論, 可能要 "被認罪"! 中國本來就是個沒有人權的國家! 這也不稀奇! ^^
  • 中共對人權的壓榨世人通知
    但中共的強盛也是事實

    James 於 2016/08/05 02:24 回覆

  • Aussieglish
  • 上句話, 老酥偶完全同意!

    "強盛" 與否, 要看從哪個角度看吧!?^^
  • 哪個角度?
    承認人家強
    不是壞事

    James 於 2016/08/06 15:35 回覆

  • Aussieglish
  • 軍事強沒錯! 剩下的呢?

    汙染強, 破壞人權強, 侵略強, ............ 的確! 主要是違反人權的都很強!
  • 以前國民黨也如此
    改善要花時間
    中國的缺點比毛時代似乎少些了

    James 於 2016/08/06 15:49 回覆

  • Aussieglish
  • 中國忘了 54 的賽先生!
  • 中國知識份子沒忘記

    James 於 2016/08/07 03:05 回覆

  • Aussieglish
  • 對不起,是德先生!寫錯了!

    可惜,中國我有槍桿子的 “故意” 忘了!^_^
  • 是長久以來專制的文化導致的
    國家要強還是民主?
    希臘時代雅典與斯巴達之爭即可看出端倪

    James 於 2016/08/08 08:42 回覆

  • Aussieglish
  • 歷史的結果已證明,民主獲勝(盛)!^_^
  • 當時斯巴達勝了

    James 於 2016/08/10 09:04 回覆

  • Aussieglish
  • 是的! 當時是野蠻社會! 暴力份子獲勝機會較大! 現在不是了! 但其實也不是較文明之故, 而是武器殺傷力太大了!

    所有的國家都是 "自私的", 英, 美, .............., 也包括中華人共和國, 還有中華民國在台灣! ^^
  • 民主不一定會勝
    我只能這麼說

    James 於 2016/08/11 01:51 回覆

  • 真象
  • 沈春華在1998年12月還是中視主播之時轉播北高市長選舉開票時,因確認馬英九當選,在鏡頭前短暫喊了一聲「耶!」而被認為有失主播的客觀中立形象。(註:不知沈春華在2014與2016有無痛哭?!)約在1999年,沈春華採訪移民到澳洲的前中視演員洪濤,沈春華以驚訝的語氣稱讚洪濤到澳洲才2個月就會說流利的英文,不過沈春華卻不質疑像洪濤之類的外省人來台灣,"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已經數十年,怎麼到現在都還不會說台語?外省人(例如:郝柏村)始終把台灣人當成日本皇民的後代,所以他們不屑台灣本土文化!直到2014年高雄81氣爆,沈春華才開始批評政府"重北輕南"!不過在2016年,沈春華只譴責洪素珠事件卻裝做沒看到黃安事件!

    在秦始皇吞併六國之後,他只下令書同文,即文字都改使用小篆,但並沒強迫語言統一.1970年代中期黃俊雄布袋戲被禁,當時的新聞局長是錢復.1980年代初期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當時的新聞局長是宋楚瑜.那時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學生在校園之內被聽到說台語,則會被罰錢或被老師修理.記得當時抓說台語最兇的,有時是台籍學生以及台籍老師.

    在2012年3月某期的壹週刊,有討論知名的美女精神科醫師鄧惠文,順便有提到鄧惠文的老公是精神科醫師巫毓荃.巫毓荃念台中一中之時有個從國小國中到高中的生死至交盧銘詮.盧銘詮念員林國中之時,他的鄰居陳若望當他的班導師兼教數學,以下是根據盧銘詮所講述的一些往事:

    "...政府推行國語運動之時,員林國中的老師就以呂品這個外省獨眼老怪物最會懲罰學生說台語.以前員林國中還有教國文的兩位已婚的女老師劉綿和林竺陵(外號瘋婆子),都聽說跟道貌岸然的呂品有3P姦情!

    林竺陵還兼差教公民與道德,有次有學生質疑那群老國代和老立委在開會都要掛尿袋,為什麼不選出全新的民意代表?林竺陵氣得當眾先打那名學生一巴掌,然後說"他們代表中華民國的法統,不能輕易更換!"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呂品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盧銘詮的鄰居老師陳若望台北工專畢業之後,先是到日本琉球的美軍基地從事土木工程的工作,後來回台灣適逢蔣介石實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陳若望遂轉行改當國中教師,他起初還都教數學,物理,化學,以及生物等等.聽盧銘詮說,陳若望雖只有專科學歷,但是他在課堂上跩得好像是哈佛博士.

    盧銘詮還說,陳若望在課堂上經常炫耀他當年在日本工作的時光,並公然向學生顯示出他對日本文化的嚮往(註:那時還是蔣家父子統治台灣的戒嚴時期).陳若望雖然是台灣人,但是在那段政府推行國語運動的期間,他抓學生說台語的嚴格程度不輸給那些外省籍的老師!..."

    台灣人覺得外省人只佔10%,怎麼要強迫其他絕大多數人說外省話?再加上台灣人一聽到北京話,就會想起在228之時外省人無差別屠殺台灣人的共同族群印痕記憶!雖然李登輝在1988年變成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但是在李登輝統治初期,,連時任宜蘭縣長的游錫堃也抱怨,說他兒子念國中在學校說台語,也被老師修理!

    後來李登輝推動一連串本土化運動,但是絕大多數外省人依舊還是不願學台語(例如綜藝界的大姐大張小燕以及軍方老二郝柏村等人),就如同郝柏村的心目之中,台灣人只不過是日本皇民化的走狗後代,所以外省人不屑學台語.

    以前有個中正大學來自東南亞的教授(姓名好像叫做李龍華),他曾經說過蔣家父子當初沒有長遠眼光,他們應該效法李光耀把英語訂為官方語言,如此一來台灣既不會有族群問題,而且在國際化之後必定更超越新加坡.如果正如這名中正大學教授所言,英語是台灣的官方語言,也許住在台灣所有人都服氣之下,台灣的潛在族群問題不會跟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一樣,而台灣能變成更和中國區隔的獨立國家.

    2015年8月31日的政論節目提到30幾年前校園禁說台語運動,楊實秋說當時不是禁台語,而是禁止說方言,楊實秋還辯稱方言還包括中國各地的語言,讓本人想起當時校園禁說台語之時,那時適逢港劇正夯,學校老師對於學生哼唱港劇歌曲(廣東話發音)竟裝作沒聽到.明明蔣介石的孫子蔣孝章與蔣孝嚴都還健在,但在2016年3月22日晚上三立前進新台灣,楊實秋卻說蔣介石已無孫子了!

    台灣一些頂尖大學的熱門科系和醫學院之醫學系和牙醫系等等,都有不少名額留給港澳和東南亞等地的僑生.那群僑生幾乎都是靠關係加分進來的,在台灣排擠本地生的資源而且搶台灣的女人(註:2015年4月高雄醫學系那兩名醫學系僑生,為了搶台灣籍學妹而互殺!),而且他們在台灣滿口廣東話以炫耀似乎高人一等!幾年前一些醫學院的本地生還上街頭抗議僑生畢業不回僑居地,反而霸占教學醫院的醫師名額.再加上黃安事件所引起的健保爭議,難怪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2016年3月在立法院會質疑,為何台灣2300萬人要繳稅金,去照顧全球4000多萬的華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