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看見木棉花掉滿地,那是紅色的羽毛球。

        再不久,棉絮像雪一般飄滿天空、地上。我有時停步下來,觀賞木棉樹輕輕的釋放花絮的情景,無風時一串串到地上,起風時一縷縷四處飄散。

        五月的某一天清晨,我騎摩托車經過市區,涼爽的微風吹得我渾身舒暢,覺得兩手的毛細孔都在大聲歡呼。那是一年當中沒幾天的早晨,比吹冷氣更沁人心脾,一二十分鐘後,太陽一熱,魔法即消失了。我不知別人是否有同樣的感覺,那種濕度、溫度剛好配合得恰到好處,帶給我的清新、愉快感覺,真像「野人獻曝」那樣歡欣,我也像小孩般的雀躍。

        再沒多久,蟬聲四處響起,吵雜又放肆,正如野小子一般,炎熱的蟬鳴不正該如此?對大人而言,聽到這種聲音,表示一年過了一半。

        應該注意都市季節的變化,也許感受新春的皮膚歡暢感覺,到底領略了遠離的一點大自然風味。

──黃哲真 20096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