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趙老兵退伍後,到南部某機關當工友,做了幾年又退了下來,與老妻在當地開了一家牛肉麵店。

        他是個老實人,只想安安分分的過平實的日子。可他在公家機構待久了,不知道做一個小小的生意人也不容易。

        不久,他店面外的「亭仔腳」(即騎樓)即常被來歷不明的摩托車停滿,有時車子一放數週,卻不見車主再來騎走,弄得門前越來越雜亂無章,最後竟像爛車堆積場一般。他不知該如何處理。他以為賣麵只要好吃大碗、待人親切就夠了,沒想到還會扯上這種困擾。他原想將車子抬走,但恐怕萬一車子掉了,人家向他要,他不知怎麼解釋。不得已,他就四處去打聽別人是如何解決這問題的。

        有一天,他注意到鎮上有些醫院門前擺放電動搖搖馬,這種機器有各種造型,也許最開始的造型是做成馬,馬會隨著音樂搖來搖去,所以大家稱為搖搖馬。隨著時代的推移,馬變成火車、飛機、火箭、卡通人物、超人及各種動物等。不管什麼形狀,它們都設計成給小孩坐。當小孩爬進去坐好後,投入硬幣,機器即會唱出可愛的童歌,並上下左右的擺動,好像真坐上「飛機」等飛翔一般,因此一般小孩都喜歡來玩兩下子,而父母也願意花一點小錢來「騙騙」他們。這種平民化的遊樂器能幫店家賺錢,擺在店門也有正當的理由拒絕人家停放車子,一舉兩得。老趙就抄下供應商的電話,準備依樣畫葫蘆。

        搖搖馬果然來了,開始時生意不好,但老趙最主要的目的是禁停機車,不在乎這玩意兒是否賺錢,因此常自己拿一把錢幣去「餵馬」,希望讓供應商有利可圖而留下這機器。由於環境變得清爽,加上老趙的親切服務,不到一個月,麵店逐漸興旺。隨著生意的成長,客人越多,搖搖馬的音樂也常終日不斷。老趙發現搖搖馬的收益是跟廠商分半,竟可支付他店裡的水電開銷。他好高興,原來的煩惱似乎沒有了。

        直到有一天,一位警察冷冷的來臨,手上拿一張公文,告訴他說門口不可以擺放營利性的物品,否則妨礙交通。嚇得他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應對。他覺得奇怪,以前一大堆爛機車堆滿騎樓,嚴重影響客人的出入,那時不見警察來幫忙,現在擺兩部搖搖馬,人車都比以前方便了,警察卻說妨礙交通。

        警察一臉公事公辦的口吻,接著說:限三天之內拆除,否則開罰單!一面說一面拿出另一張文件給老趙過目。老趙接來一看,是一張所謂的同意書。裡頭說門口放電動搖搖馬營業,是違反什麼什麼法,本人同意三天內拆除,否則願接受警方的取締云云。老趙想不到事情如此嚴重,他是單純的人,心想東西不是他的,怎能同意讓人拿走,只好老實的告訴警察,說東西不是他的,而所有人頂多一個月來收一次錢,他難以聯絡,因此不能代別人簽下這種同意書。機靈的警察眼見他不願簽字,眾多的食客又靜靜的看著,空氣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就笑一笑走了。

        警察的腳一離開,顧客中一個較老練的首先叫好,其他的客人也跟著鼓掌。麵店充滿興奮的氣息。老趙感到莫名奇妙,問大家怎麼回事。

        那個最激動首先喊好的人翹起拇指說:「你剛才應付得真棒,對付這種警察就是要這樣。你知道他來的目的是什麼?」

        老趙還是不明白,說:「我只是不敢簽字而已。」

        另一個滿臉是汗的顧客說:「你不簽是對的,你可能不知道警察要你簽字的原因。」這位顧客好像很了解警察。

        老趙搖搖頭,他憨厚的樣子,大家笑得更開心。

        滿臉是汗的又說:「今天警察來找你,是要你去跟他『表示表示』。簽字只是要你自願被取締的依據。」其他的顧客都輕輕的點頭,笑出聲來,這笑聲有輕輕的憤恨。顯然大家都同意這位先生的觀點。

        這時老趙終於明白「表示」的意思。他有點不好意思,他是老粗,就罵了:「肏他媽的!人家擺都沒事,我擺就敢來找我!」他一生在軍隊的特殊團體中打滾,與社會脫節久了,但仍保持殷實篤厚的個性,料不到僅想做個「死老百姓」竟有那麼多困擾,連解決門前的停車問題都如此複雜。他覺得在台灣做個平凡人也要三頭六臂。

──黃哲真(本文寫於舊金山,是表弟醫師提供的故事,原載於自立早報1994年11月24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