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說:「思想家是神仙,學者是妖怪。」

        我常常覺得,學者在他本行的專業知識確實比別人多一點,可是他們知道的知識只有那麼一點點,其狹窄的程度得令人不敢置信。

比知識更糟的是品格問題,李敖感嘆:「台灣知識分子品格的被摧毀,從來沒像這四五十年來這樣徹底。」

        李敖說了一個令我震撼又難忘的學者故事:

        「葉公超曾對司機說,他後悔沒聽太太的話,竟去做官,結果做官做得得不償失。我說二十年前,在美國新聞處副處長司馬笑(John Alvin Bottorff)的家裡,葉公超就向我說,他加入國民黨,原希望他兩腳踩到泥裡,可以把國民黨救出來,結果呢,他不但沒把國民黨救出來,反倒把自己陷進去,言下不勝悔恨。

        中國知識分子想同國民黨合作、想做官,下場一至於此!

        清楚說明了與國民黨合作、想做官的知識分子,茍還殘存一點性格,最後的下場是什麼。」

        所以,台灣的學者基本上是畸形人,不管是與國民黨或小國民黨的民進黨合作,這些學而優則仕的當官者都是「把自己陷進去」的人,這些人渾不知自己的品格的被摧毀,還陷得頗有得色。

        抱這種心態看台灣所謂的學者就不會失望。

──黃哲真 2007年1月12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