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拜訪律師朋友,在台南難得有適當的對手可以「清談」。

        這城市是綠營的地盤,本地的政治專家說藍綠的比率是:4357

        我在家鄉是紙上英勇,寫文章什麼都敢批,可謂藍綠通殺。但真正談天,卻是一個保守份子,不輕易說出我真正的觀點。

        我總是觀察,等弄清對方後,才多少談一點我的意見。因此,綠營以為我是他們的同志,藍營也以為我是同路人。

        碰到真正可以談的對象時,我就不閃避了,昨天的朋友即是其中之一。

        他曾做過台南副市長,以前頭銜一堆,是綠營有頭有臉的人。自從民進黨執政後,他逐漸與綠營的主流愈走愈遠。這是他的優點,在大是大非之前,他寧願走下政治舞台,因此保住了「不與貪腐集團共事」的清譽。

        談台南政治生態,他如數家珍,非常的內行,我只有聽的份。談政治理念,我是異議份子,自成一套系統。統獨我們都不忌諱,直來直往。檯面上騙人的話我們都不說,因為一說即會現形,反而顯露出自己的淺薄。所以,這種談天才有意思。

        昨天談到一半,忽然看見一個年輕人走進來,他忙幫我介紹,說這是他兒子,並替我介紹,說我以前是「深綠的」,現在「不知什麼顏色」。

        我暗中嚇了一跳,我什麼時候是深綠的?我不曾參加過民進黨,而且也從沒以民進黨的精神黨員自居,可是我批評起以前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尤其兩蔣的禍害,確實是凌厲無比。就這一點而言,我像深綠。

        民進黨執政以後,我把要求國民黨的同樣標準來要求新的執政黨,我發現兩個黨一個樣,而且民進黨竟然比國民黨還國民黨。我深入思考,發現這兩個黨都是列寧式政黨,一入到這種黨,即會喪失個人意志,一切聽黨的。因此,以前對國民黨的批判力對民進黨時會烟消霧散,民進黨員無異於國民黨員,他們只有臣服於黨的份。我沒入黨,這幾年,我炮火猛烈的批評「陳水扁們」,深藍以為我是他們的一份子。

        這樣說來,我是深綠,也是深藍。或者說,我不是深綠,也不是深藍。

        那我是什麼?我是永遠的黨外,我是異議份子,甚至可以說,我是統派。

        在台灣敢承認自己是統派,至少不尋常,我曾寫過:「做個不受人惑的台灣人」、「台獨是虛幻」、「應追求阿扁可能下台的環境」、「自欺欺人的廢統」、「要反『反反分裂法』」、「台灣的夢幻與現實」、「莫做自守虜」、「不准說中國人」等文,都是統派的言論。

        所以我的一位住在美國的大陸作家說:「范蘭欽算個屌?James才是范的祖師爺呢。」

        我回答他:「我和范籣欽不一樣,至少我不會罵台灣人『台巴子』。

        我是本省人,不是什麼高等本省人,更不是高等外省人。

        我是少數敢說真話的本省人,認真思考各個時期的政治謊言後,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在目前的台灣要有相當膽識。

        『台巴子』,大陸人可以說,表示他們的水準如何。台灣人就不能說,尤其不該提什麼高等外省人,不管是自嘲或什麼的。

        說『台灣是中國的一省』,說『台灣不是國家』,說『台灣是中國叛離的一省』,都對。范這方面的言論,對照我在世界日報的文章,我承認當得起范的『祖師爺』。

        范的問題是,他的這些大是大非,卻被罵台灣人是台巴子及扯高等外省人的錯誤給掩蓋了。」

        綠色朋友認為不知道我是什麼顏色,有道理。我自己說好了:我是不贊成共產黨的統派。

──黃哲真 20105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Lena
  • 彩色的,人生應該過得更美好。
  • 追求真相
    不人云亦云
    這是我的方式

    James 於 2015/07/22 08:13 回覆

  • 塗鴉
  • 黃兄能否提示一下, 反的是毛澤東時代的共產黨? 還是
    現在的共產黨? 他們強調的具有社會主義特色的市場經濟,
    實在是自欺欺人, 不就是資本主義嗎? 哈哈.
    現在的共產黨已經與以往的大大不同, 光是聽他年輕這一代的說話,
    與台灣的年輕人有何不同?
  • 習和毛有何本質的不同?
    同樣不給人民人權
    同樣行政獨裁
    同樣司法部獨立
    他們年輕人可能狀似台灣人
    但那是私底下
    一到公領域就成落翅仔了

    James 於 2015/07/22 08:17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批評時事要切中要旨
    我是深藍的
    但我也覺得執政者做的不對便要批評
    台南巿裡的太多政治激情者
    我還記得那部紅色小汽車的遭遇
  • 台南市從我小時即是反國民黨的地方
    自從蘇大頭打著黨外卻支持國民黨開始台南市陷入是非不分了
    以後變成民進黨執政人民並沒有從中發現問題
    其實市長在制度上可以專橫
    台灣的議會制度好像要修了

    James 於 2015/07/23 07:48 回覆

  • 思帆
  • 台灣的言論自由與結社自由實在太超過了 .它們的開幕式 竟然掛的是美國星條旗與日本太陽旗,就是沒有中華民國旗,
  • 這是什麼會?
    竟然諂媚美日如此.

    James 於 2015/07/23 07:4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思帆
  • 您看民進黨在朝搞貪腐,在野的國民黨卻無力反對,只顧內鬥,馬英久的當選,不是國民黨有所反省,而是老百姓活不下去了,保羅與阿珠的呼聲,只好選馬英久,這位好好先生,深怕得罪人,連民進黨不敢做的政策,他都去做了,結果民進黨不領情,而自己的同志都離他而去.
    我看新聞的Live,那些圍攻教育部的未成年的高中學生,從部份面像就可知道根本不知道在反對什麼課綱?根本是受到民進黨的號召起鬨,背後的黑手目的不是課綱,而是培養爾後的選票.這些政客必將玩火自焚,
    與未滿18歲的女孩發生性關係,雖然兩情相悅,但是在兒童少年法,仍屬誘姦罪,那麼民進黨號召這些未滿十八歲的高中生,不上課,攻進官署是否有罪呢?是否埋下學生將來視法律為無物呢?是否台灣會演變成暴民政治?
  • 很有可能會成為暴民政治
    看現在網路稍一不順眼那種口誅筆伐的樣子就知道
    馬不一上任就修改課綱等現在民意大失才要改
    注定要吃苦頭
    那些學生要好幾年才會明白被利用了

    James 於 2015/07/24 15:32 回覆

  • green
  • 兩個黨一個樣~~真話!
  • 想想以前
    一個要入聯
    一個要返聯
    即民進黨要以台灣加入聯合國
    國民黨要以中華民國返回聯合國
    這就是騙

    James 於 2015/07/25 07:49 回覆

  • 訪客
  • Quote:「我深入思考,發現這兩個黨都是列寧式政黨,一入到這種黨,即會喪失個人意志,一切聽黨的。因此,以前對國民黨的批判力對民進黨時會烟消霧散,民進黨員無異於國民黨員,他們只有臣服於黨的份。」
    ....才昨天的事情,我真的嚇到了,「臣服於黨的份」可以臣服到連年輕的生命都不要...
  • 中國傳入黨
    不管國民黨共產黨都是採用蘇聯列寧式政黨
    當時民進黨成立時
    由謝長廷尤清等人模仿國民黨的方式寫下黨組織
    所以台灣沒有歐美民主式政黨
    這可能中國人受幾千年皇帝專制的影響

    James 於 2015/07/31 1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