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拜訪律師朋友,在台南難得有適當的對手可以「清談」。

        這城市是綠營的地盤,本地的政治專家說藍綠的比率是:4357

        我在家鄉是紙上英勇,寫文章什麼都敢批,可謂藍綠通殺。但真正談天,卻是一個保守份子,不輕易說出我真正的觀點。

        我總是觀察,等弄清對方後,才多少談一點我的意見。因此,綠營以為我是他們的同志,藍營也以為我是同路人。

        碰到真正可以談的對象時,我就不閃避了,昨天的朋友即是其中之一。

        他曾做過台南副市長,以前頭銜一堆,是綠營有頭有臉的人。自從民進黨執政後,他逐漸與綠營的主流愈走愈遠。這是他的優點,在大是大非之前,他寧願走下政治舞台,因此保住了「不與貪腐集團共事」的清譽。

        談台南政治生態,他如數家珍,非常的內行,我只有聽的份。談政治理念,我是異議份子,自成一套系統。統獨我們都不忌諱,直來直往。檯面上騙人的話我們都不說,因為一說即會現形,反而顯露出自己的淺薄。所以,這種談天才有意思。

        昨天談到一半,忽然看見一個年輕人走進來,他忙幫我介紹,說這是他兒子,並替我介紹,說我以前是「深綠的」,現在「不知什麼顏色」。

        我暗中嚇了一跳,我什麼時候是深綠的?我不曾參加過民進黨,而且也從沒以民進黨的精神黨員自居,可是我批評起以前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尤其兩蔣的禍害,確實是凌厲無比。就這一點而言,我像深綠。

        民進黨執政以後,我把要求國民黨的同樣標準來要求新的執政黨,我發現兩個黨一個樣,而且民進黨竟然比國民黨還國民黨。我深入思考,發現這兩個黨都是列寧式政黨,一入到這種黨,即會喪失個人意志,一切聽黨的。因此,以前對國民黨的批判力對民進黨時會烟消霧散,民進黨員無異於國民黨員,他們只有臣服於黨的份。我沒入黨,這幾年,我炮火猛烈的批評「陳水扁們」,深藍以為我是他們的一份子。

        這樣說來,我是深綠,也是深藍。或者說,我不是深綠,也不是深藍。

        那我是什麼?我是永遠的黨外,我是異議份子,甚至可以說,我是統派。

        在台灣敢承認自己是統派,至少不尋常,我曾寫過:「做個不受人惑的台灣人」、「台獨是虛幻」、「應追求阿扁可能下台的環境」、「自欺欺人的廢統」、「要反『反反分裂法』」、「台灣的夢幻與現實」、「莫做自守虜」、「不准說中國人」等文,都是統派的言論。

        所以我的一位住在美國的大陸作家說:「范蘭欽算個屌?James才是范的祖師爺呢。」

        我回答他:「我和范籣欽不一樣,至少我不會罵台灣人『台巴子』。

        我是本省人,不是什麼高等本省人,更不是高等外省人。

        我是少數敢說真話的本省人,認真思考各個時期的政治謊言後,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在目前的台灣要有相當膽識。

        『台巴子』,大陸人可以說,表示他們的水準如何。台灣人就不能說,尤其不該提什麼高等外省人,不管是自嘲或什麼的。

        說『台灣是中國的一省』,說『台灣不是國家』,說『台灣是中國叛離的一省』,都對。范這方面的言論,對照我在世界日報的文章,我承認當得起范的『祖師爺』。

        范的問題是,他的這些大是大非,卻被罵台灣人是台巴子及扯高等外省人的錯誤給掩蓋了。」

        綠色朋友認為不知道我是什麼顏色,有道理。我自己說好了:我是不贊成共產黨的統派。

──黃哲真 20105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