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骨折去醫院開刀,養病期間,與病房的病友聊天,他問我有沒有給小孩讀經,我說有些內容我會教,但我不贊成讀經,他有些吃驚,也有些失望。

        我心裡明白,雖然清朝末年已經廢除科舉了,但一直到民國初年,袁世凱還要提倡讀經。統治者很清楚,提倡讀經對他們有利,老百姓不懂「在那一個『古』字底下罩著許多淺陋幼稚愚妄的胡說」(胡適語),已經深受其害一兩千年了,還喜歡讀經,真是怪事。

        台灣是個不喜歡讀書的地方,即使讀書也是怪論一堆,例如又提倡讀經即是例子。

        我想起胡適的一篇文章〈我們今日還不配讀經〉,一開始就說:

        「傅孟真先生昨天在《大公報》上發表星期論文,討論學校讀經的問題,我們得了他的同意,轉載在這一期《獨立》(第一四六號)裏。他這篇文章的一部分是提倡讀經的諸公所能了解(雖然不肯接受)的。但是其中最精確的一段,我們可以預料提倡讀經的文武諸公決不會了解的。那一段是:

      經過明末以來樸學之進步,我們今日應該充分感覺六經之難讀。漢儒之說既不可恃,宋儒的臆想又不可憑,在今日只有妄人才敢說詩書權能了解。有聲音文字訓詁學訓練的人是深知『多聞闕疑』『不知為不知』之重要性的。那麼,今日學校讀經,無異於拿些教師自己半懂半不懂的東西給學生。‧‧‧六經雖在專門家手中也是半懂半不懂的東西,一旦拿來給兒童,教者不是渾沌混過,便是自欺欺人。這樣的效用,究竟是有益於兒童的理智呢,或是他們的人格?

    孟真先生這段話,無一字不是事實。只可惜這番話是很少人能懂得。今日提倡讀經的人們,夢裏也沒有想到五經至今還只是一半懂得一半不懂得的東西。‧‧

        接著,胡適說:「正因為今日的工具和方法都比前人稍進步了,我們今日對於古經的了解力的估計,也許比王國維先生的估計還要小心一點,更謙卑一點。王先生說他對《詩經》不懂得有十分之一二,對《尚書》有十分之五。我們在今日,嚴格的估計,恐怕還不能有他那樣的樂觀。《尚書》在今日我們恐怕還不敢說懂得了十分之五。《詩經》的不懂部分,一定不止十分之一二,恐怕要加到十分之三四吧。這並不是因為我們比前人更笨,只是因為我們今日的標準更嚴格了。」

        胡適這篇文章寫於民國二十四年,離今已經七十五年了,目前對經學的研究,有比胡適、王國維等大師級取得更大的成績嗎?至少我認為台灣沒有。

        台灣讀經幾乎都沿襲朱熹的見解,哪敢批判?看大陸夏傳才著的《十三經講座》,對《孝經》的批判:「其實,起源於氏族社會的祭祀,是人類知識蒙昧時代的產物,認為在冥冥之中一切有神靈控制,而人死後則成為神鬼精靈,於是從血緣的親親之情,發展為對祖先神鬼的崇拜,祈求祖先神鬼降福和保佑。祭祖祈福,完全是一種迷信的觀念。《孝經》強調祭祀。除了祈福,還有政治目的,這就是通過祭祀共同的祖先,來鞏固和加強宗族內部的團結,它是作為維繫宗法關係的一種固定的形式。因而《孝經》的這些說教,全是封建糟粕。我們認為,通過某種形式來表達對父母養育之恩的長志不忘,這是無可厚非的,但迷信的祭祀活動卻是必須取締的。」台灣迷信之風如此盛行,就是照單全收古代太多愚妄的思想。

        我認為讀經必須時常記得「在那一個『古』字底下罩著許多淺陋幼稚愚妄的胡說」,沒有這種清醒的頭腦,經豈是隨便可以讓小孩讀的?

──黃哲真 2010/10/2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異議份子的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Ponylite的心世界
  • 讀經確實不如讀唐詩好
    對我而言
    那共是練記憶的東東
    實質幫助沒有
  • 台灣大人不讀書
    卻叫小孩讀古書
    那些古書大人不明白
    小孩只好囫圇吞

    James 於 2015/05/27 13: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