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扁的入聯公投,本來就是轉移焦點,為了掩蓋他家的弊案,搞得天下大亂,以為能達到解套的目的。他深知台灣的問題,統獨一提就靈,所以大玩細切香腸的遊戲。美國養虎貽患,不勝其煩,這回跳出來說這是「沒必要的挑釁」,並警告台灣此舉將會導致「片面改變現狀」的程度,阿扁趕快解釋:「明年3月後,什麼事也不會發生!」他等於承認入聯公投不過是一個假議題。

馬英九為了抵銷綠軍的攻勢,也搞起返聯公投,所謂返回聯合國,就是要把中共請出去,讓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可是聯合國大會二七五八號決議案,已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唯一的中國代表權。中華民國何德何能可以改變這個決議?除非腦筋有問題,否則一般人都知道這也是個假議題。

文章標籤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昨天我剛說:哈佛法學博士迎金佛,馬英九不過爾爾。

        今天看到報導:馬總統出席千佛山水陸大法會,為台灣祈福。

文章標籤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台灣人的悲哀是無法追求公義。

        兩蔣的專制獨裁迄今深藍仍然辯護到底,這是有公義之心嗎?

文章標籤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左寶貴接連開炮,日本人死傷慘重,日軍指揮官第五師團師團長野津道貫說:「我今率兵於千里之外,與敵作戰,蕞爾此城,竟不能陷之,有何面目謁我天皇陛下?我舉全軍以進逼城下,勝敗在此一舉!我軍奮勇陷城,我願足矣,如若不幸敗績,平壤城下即我葬身之處。」他的一番話使得在場日軍熱血沸騰。

      日軍隊清軍陣地開炮,可由於硝烟太大,無法瞄準,山縣有朋向山崎羔三郎提議用指南針指示方向。在指南針指引下,日軍攻克清軍兩個堡壘(清軍在日軍正北),清軍發現日軍有東西能測到自己的方位,於是對山縣有朋這邊一陣猛轟,結果指南針被炸毀。山縣直跳腳:「怎麼辦?」山崎深吸一口氣:「大人別急,咱還有別的辦法。」他給日軍下達了一個曠古未有的奇怪命令――抓虱子。日軍以為他喝高了,但領導的命令必須執行呀,一時間幾百人互相抓虱子,場面壯觀。很快山崎收集到好多隻虱子,放在手帕上,只見虱子的腦袋都指一個方向,山崎大喊:「那就是北!」這是日本民間判定方向的辦法。山崎下令射擊虱子頭指的方向,果然攻下清軍一個堡壘,此時清軍只剩下最後一個堡壘了。清軍狂轟日軍陣地,許多日軍慘死,幾百隻虱子也成了「紅燒虱子頭」。但山崎還有招,他又下達了一個奇怪的命令――大軍趴在地上挖蘿卜,只要看到蘿卜秧就別再挖了,日軍撅著屁股開挖,山崎看到很多蘿卜破土而出,突然大叫:「蘿卜秧少的方向就是北!大家猛轟啊!」日軍隨即開炮。

文章標籤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A舊金山1.jpg  

舊金山是個既美麗又奇妙的地方,她不僅是全球旅行者的最愛,很多老美也將她視為心靈上的第二故鄉,希望有生之年能去那裡住一住,心願足矣。舊金山的美,據說美得連畫家都不太敢下筆。曾有一位畫家說:「蒙娜麗莎有一抹神祕的微笑,就像舊金山有飄渺的霧一樣。但由於攝影師已拍下的舊金山幾乎美到了極致,所以我恐怕畫出來就弄巧成拙了。」確實,舊金山的美會讓人徘徊流連。而她還有一個特點,即在這城市裡,不知哪裡常會冒出一個景觀,讓你不禁輕喊一聲:呵,這果然是是舊金山!即使是日常生活,例如搭公車,舊金山也非常有看頭。

文章標籤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第一位華人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在慶祝自己八十歲生日的研討會上,對國內中小學教育表示意見,根據十一月十二日的報載:「揚振寧指出,台灣的中小學教育做了很多訓練,課外補習很多,學生很會考試、做習題,這種教育方式固然有好處,但太過了就會有壞處;因為花太多時間訓練,孩子沒有時間思考,有時候就會出現『不會自由發揮想像力』的毛病。」

由於中國人重功利的思想使然,凡事追求可以看到的成績,因此即使表面上非常重視讀書,追根究底其實是非常重視分數。分數等同於讀書嗎?中國人難以忍受「努力讀書卻看不到成績」的這種結果,因此整個教育變成訓練考試、訓練做習題的苦差事。所謂自由發揮想像力,是考試難以測量的,一般認為不那麼重要,或者認為這是學者才需要的品質。我家小孩只要成績好就行。

文章標籤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